书吧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首辅家的长孙媳 > 第454章 等你尽兴

第454章 等你尽兴

????赵九当然不是太师府堂堂总管的原名,但就连老太师在世时也只昵称他为“小九”,故而大老爷、二老爷也只好称他为“九弟”,三老爷、四老爷得喊他一声“九哥”,他就这样成了新任家主的叔辈,阖府上下都没人再唤他的大名了。

????赵九虽才而立之年,担任太师府总管的职差却已经有了十年,说起来倒是和弘复帝治一样长短,在太师府的众多家仆中,可谓“年轻有为”,他自认为也见识过不少大风大浪,可今日除夕节主家闹生这接二连三的风波,着实让赵大总管深觉讷罕。

????怎么这多妖魔鬼怪都商量好在今天一齐作动呢?

????事已至此他也只好如实禀报“小人奉令去请四老爷来轩翥堂,打听了一圈儿竟没打听出四老爷去了何处,倒是交待去请三夫人的婆子打听得三夫人据说是往文汲楼的方向去了,怎知这婆子没到文汲楼门前,便见婢女英仙抬脚就跑,婆子追她一歇,英仙正好被小人堵个正着,只英仙招供之事……小人实在难以启齿。”

????“九叔直说无妨。”

????赵九神色很是挣扎,好半天才继续禀报“英仙声称是三夫人交待她在文汲楼外望风。”

????婢女英仙又是以头抢地,不待逼问便流利招供“三夫人暗中约见四老爷在文汲楼相会,担心被人撞破,才嘱咐奴婢从外头把文汲楼上锁,奴婢越想越是心慌,一见人往这头过来,不敢暴露三夫人在文汲楼里,只好跑避,不料却又撞见了大总管。”

????这下子包括老太太在内,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三老爷赵清城午宴时被族兄赵远城纠缠着狠狠灌了几杯酒,没到宴散便自觉不支,回到居院倒头大睡,刚才因着赵洲城要开轩翥堂公审,他才被仆人唤醒,其实脑子且还有浑浑噩噩不甚清醒,此番突然成了万众瞩目的对象,难免有些僵怔。

????老太太狠狠顿了顿今日特意拿在手里的鸠首杖,羞愤不已“家丑,真是家丑!”

????就连二老太太都没闹明白,今日看着像是大老太太要拿春归开刀,怎么审着审着竟又生出如此莫名其妙的枝节?!

????“可见着四叔

????父与三叔母?”兰庭却仍然面不改色。

????“小人已经令英仙打开文汲楼的院门,刚开门,就看见了四老爷。”且还风度不减的冲他笑道“有劳九叔”,哪里像被撞破了奸情的模样?所以赵大总管立时笃定是英仙的谤毁,四老爷和三夫人间清清白白,强行被人促成了瓜田李下。

????赵洲城却不待兰庭继续理问,发难道“我道顾氏与三弟妇怎么如此亲近,原来竟是近墨者黑,轩翥堂赵门竟然有此两个子媳,简直是家门不幸,兰庭既为家主,今日必须处治此二淫妇刁媳。”

????“二哥休得轻信奴婢栽陷之辞。”赵清城这回是彻底清醒了“论是内子,抑或大侄妇,皆只为奴婢指证怎能落实罪行?”

????赵洲城咄咄逼人“行为此等狠毒无耻之事,也只能驱使心腹奴婢,三弟只用奴婢说辞不可采信作为开脱,又怎能上人心服口服。”

????“英仙并非内子心腹奴婢,且她若真是心腹的话,又何至于这么轻易就背主?更不说今日除夕,怫园里人多眼杂,内子单挑今日与四弟私会的招供根本就与情理不符。”

????“三夫人是听奴婢说三老爷中午饮多了几杯,才让奴婢递话给四老爷约定暗中相会。”

????彭夫人也道“寻常怫园里各处馆舍多有仆婢看守,倒是今日,因着合欢宴的缘故将各处仆妇都调遣去两处宴厅,尤其像文汲楼,今日总不会还有人想着去那里看书,所以清静无人,三弟妇怕是往前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今日才觉时机难得。”

????她这话音刚落,四老爷和三夫人一前一后的进来,两人均是神色平静衣着整齐。

????但老太太却相信了二儿子和二儿媳的指控“你们两还有脸来此!”

????赵淅城和三夫人只是行了礼,一声不吭落座。

????紧跟着就又一个人证登场了。

????“老太太,奴婢白鹭求见,说她有要紧事禀报。”苏嬷嬷先入内。

????白鹭紧跟着进来,倒头便拜,满脸的惊惶“奴婢今日因着四夫人养的猫儿白团不知跑去了何处,四处寻找,到了沅水边上才发觉白团的脚印,又找了好一阵才看见白团,但白团并不

????听奴婢招呼,蹿去了文汲楼上,奴婢好容易才逮着白团,刚欲下楼,就听见楼下有人说话,奴婢一望,竟发现是、发现是……”

????白鹭一脸的愤怒“发现是三夫人扭着四老爷诉衷肠,说什么真正心悦的是四老爷,到而今越发难忍相思之情,亏四夫人寻常待三夫人那样亲近,原来三夫人对四老爷竟怀着这等见不得人的心思,奴婢听三夫人还说,私底下还写了不少思慕四老爷的情诗,都收藏在屋子里,老太太倘若不信,只需搜检三夫人的屋子,就能证实奴婢并没有撒谎。”

????“真是一派胡言。”赵淅城这才自辩“今日我是听二哥的话,二哥说与我有要事相商,我才去的文汲楼,没想到未过多久三嫂竟然也来了文汲楼,且三嫂一进院门,院门就被人从外头上了锁,我和三嫂立时反应过来是中了二哥的算计。”

????“我何时让你去文汲楼?”赵洲城自然矢口否认“分明是你们两个奸情被撞破,才商量好反诬于我。”

????再次让兰庭理断“大郎是家主,今天必须理断这件公案。”

????“我相信四叔的话。”兰庭如其所愿,摆出悍然包庇的态度。

????“那你这就是有意混淆是非,果真是色令智昏,你听信顾氏蛊惑,纵容顾氏串通伍氏欲夺中馈之权,包庇二人无耻恶毒罪行,你还有何资格担当轩翥堂的家主?!诸位族公尊长,家主偏私,洲城只能请诸位亲长明断是非,只要搜检伍氏的屋子,必能察出书证。”

????老太太也是痛彻心扉,冲着兰庭直顿鸠首拐“庭哥儿,你辜负你生母的教诲也就罢了,竟荒唐到了如此地步,你连你的祖父也一并辜负了!”

????“是非黑白当然要理断清楚,想来二叔的一并人证都已经到齐了,那么,我也要开始传召人证了,对了,关于白鹭招供的书证,不用另行搜检,想必三叔父已经随身携带。”

????赵清城……

????很惭愧的说道“三叔今日确然是不胜酒力,并非佯醉……刚被唤醒时混混沌沌,一时忘了大郎的嘱咐,不过那书证现在也可遣人去取。”

????家主终于要反击了,二老太爷顿觉精神一振。